凤伊懊悔不该对奶奶大呼小叫,

在回家路上,她买了个胸针,

当作赔理道歉的礼物,

当她到桥头没见到奶奶来接她,

打电话也没人接,

正当奇怪时,

看到一辆警车正经过,

车上坐着高武治,

他接到报案,又有人被杀害了,

他看到奉伊,顺便载她过了桥,

没想到,高武治看到的死者正是奉伊的奶奶,

她手里拿着一张烧了一半的照片,

奉伊看到奶奶被害,

痛不欲生,

正直也很后悔,

没有及时接到奶奶电话。

高武治认定成尧韩有作案嫌疑,

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,

他让助手去找成尧韩的朋友

就在这时,一个宗教工厂又发现了被杀十天的死者朴钟浩,

高武治急忙赶过去,由于时间太长,尸体开始腐烂,

高武治和申警官先后赶过去,

在朴钟浩的脖子里发现了一种不知名的东西。

成知恩每次听到新闻里有人被杀,

她猜到是成尧韩所为,

她的良心一次次受到谴责。

成尧韩得知郑正直在医院抢救,

趁人不备来病房想毒死他,

奉伊突然闯进来找郑正直理论,

成尧韩只好先躲开。

高武治反复比对奶奶手里的照片,

看不出任何端倪,

通过不断调查,

高武治已跟着线索查到了成尧韩家门口,

正准备上前询问,却被组长一通电话叫回,

正好尧韩开车出来,两人擦身而过。

组长逼高武治向媒体公开奶奶被杀案的案情进展情况,

高武治找各种借口推诿

……

 

隐藏内容

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

  • 普通用户用户购买价格:不可购买
  • 会员用户购买价格:免费
  • 永久会员用户购买价格:免费

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